十木庭

杂谈,妄想,梗。

一个场景

一个不要脸的妄想

叶修躺在沙发上,家里的大白猫躺在他身上,我坐在旁边的地上倚着他,一只手摸着猫一只手被他握在胸口,时间最好是令人昏昏欲睡的下午。

想看他那种慵懒又温柔的笑,感觉可能会交代在他的眼神里。

【全职相关】拥抱

有关全职的一个段子,做了半拉设定和大纲,也不知会不会产出。想给叶修写个小短篇,好歹纪念一下,遇到那么好的他。
虽然晚了点,但还是很有幸遇见他。

————————————————————————————

秦思淼突然就张开手臂抱住了叶修。


"!?"


"不许动现在开始闭嘴!我就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就抱你一下好了!"回应他一瞬间不知所措的是对方懊恼又无奈的声音。


"嗳不是……思淼你别闹……"


"谁跟你闹了……我就是、我实在是……"


"………"


叶修没说话。


他双臂都被秦思淼的胳膊抱着,女孩的脑袋窝在自己的肩膀上,整个人却刚堪堪圈住了他,微弱的体温隔着衣服环绕着自己的,他甚至可以闻到对方身上浅淡的香味——叶修确实感觉到自己是"被怀抱着的",那么宁静那么安心,然后他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我知道你是不会说什么的,而且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再说什么都是没用的,我也不会安慰人……"



那边思淼倒也没有完全放弃,絮絮叨叨的还在试图做自己"不擅长的事":"重要的是你怎么想的对不对,你放心,不管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我都会帮你——"


不过她话没说完也卡壳了,因为愣了半天的叶修终于有动作了——他紧紧圈住了她的腰,俯身把头也埋进了她的脖颈里,还蹭了蹭。


"嗯,我都知道,谢谢你。"


后来叶修就一直维持这个姿势回抱着她,除了在她动了的时候紧了紧胳膊之外再无其他,连话也没有讲,但秦思淼却和他一样也保持了沉默,好像仅仅通过这样一个拥抱,也就不需要别的话语了。



事实也确实如此,他们想说的太多了,可是不需要说出来的也太多了,你是怎样的人,你会怎么做,我都知道,我都会包容,只是确认一下罢了,一个拥抱也就够了。

碎碎念

生活是很琐碎的,由此而来的感想也总是很零散。

许许多多,零零散散,那么多的人和事就这么拼凑成自己的人生。

而这样的事物里,总有一些会对自己来说是特殊的,这样想来也是很开心。

我总是很快就会忘记一些事情,倒不是指常说的健忘,是那些对自己有着感情上强烈记忆的事情总是很快模糊下来,一般来说是负面方向的。

即使很早就意识到了这件事,我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反倒觉得这样子很好,可以让我过得更轻松一点,嗯,其实更像是某些有原理的心理因素啦。

之前跟一个姐姐聊天,听她讲和她父母的事情,虽然家庭情况各自不同,这种家庭之间的问题我却也有体会,也曾经为之深深的烦恼过,即使现在也总是会有很多不圆满甚至根本无从下手改变的地方,我也总算和小时候不一样,能够知道为什么。

知道了为什么,也就大概知道该如何行动了。

我尽力的去劝她,也给她说了我有时在想的道理来安慰她,其实我是一个特别不会安慰人的人,会在她为此感到伤心的时候和她说这些,也只是在互相共鸣罢了,因为我觉得这是我们两个都懂的事情。

嗯,果然后来她说她懂。

她只是在倾诉而已,而我只是在安静倾听的同时和她互相慰藉,顺便说给自己听罢了。

她说觉得我总是会活的很开心,现在看到我对这种烦恼也是明了又无奈,其实有点意外,但又在意料之中。

她这句话说的自相矛盾,我却能明白她的意思。


我跟她讲,亲子关系这种事,总是不好老跟朋友提起的,而我所能够倾诉的对象又少之又少,所以有些事明白了,也只是自己明白了而已。

说这句话的时候感觉自己好寂寞的样子,其实也确实是这样,但也无所谓的。

毕竟这也不是我生活的所有,没有任何烦恼的走下去,未免也太痴人说梦了。

大概这也就是我不会去记那些事情的原因,因为不想记,所以自然而然的也就模糊了,能做到这一点,我也确实是很厉害了,当然是指好的方面。





【杂谈】冰上的尤里完结

关于爱,关于那些存在于心中的宏伟梦想。




谁都不曾停下脚步,彼此的邂逅带来了数不清的改变和勇气。



那是非常美好的,开始在我们相遇之前,永远也不会停止的感情。


————————————————————————

为数不多,能让我看一集炸一次的动画。真的是炸成烟花。



这部作品一直传达的,那样美好的让人为之动容的感情和信念,实在是非常的、怎么说呢,让人感动。




作品里的每个人物都是魅力十足的,他们走在自己的路上,热爱着自己选择的人生。"短暂的竞技人生",每次勇利说起这句话,我总有种热泪盈眶的冲动。



运动员的竞技生涯真的非常短暂,因为如此而又不仅仅如此,那些拼尽所有绽放的光芒就显得无比的耀眼,他们在冰场上舞蹈时候炽热的信念,无时无刻不在支撑着心里那个"宏伟的梦想"。



那么美丽,那么光辉四射的身影。



那么令人尊敬,令人憧憬的热爱。



实在是让人难以不为之动容。

————————————————————————

维克托和勇利从彼此身上取得并了解的那些爱,也是两人相互成长的的证据。




人啊,就是在一次又一次的邂逅里开始改变,并且开始懂得越来越多的爱的。那些交互的所思所想,究竟是跨越了多少东西才汇聚到了一起呢?




他们对彼此的了解是基于灵魂的,关于自己希望陪伴的这个人,自己所能做的,自己希望做到的,都会去加以证明。




任何一个人都是不可或缺的,真希望能够继续看到他们接下来的旅程。那也一定是无比扣人心弦并令人雀跃无比的,更深一步的前进。



————————————————————————

还有好多想说的话,还有很多感动的地方,都是这部作品带给我的。

不多说了。


就是买。



#关于我的爱~money~#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梦100】给彼此的信

一个去旅游的公主←一句话简介

赛菲尔×公主


私设是之前两人一直有书信联系,关系大概是友人以上,恋人……也差不多了,这种感觉,"去你曾经去过的地方"这个梗我一直很喜欢,会觉得超级幸福。

BGM:Aimer-《everlasting snow》

*雪原的花


风雪终于停了下来。


在窗前望去,可以看到被冰晶包裹的高大树木,枝丫间仿佛绽开了层层叠叠的花朵一样散发剔透的微光,由近至远的山丘全部被白色覆盖,皑皑雪层之下隐藏着无数沉睡的生命。


少女穿上了御寒的厚实衣物,披上颜色同窗外雪色如出一辙的斗篷,确认好自己的行李后,走出了这幢坐落在山脚下的小巧旅馆。


并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而是长久以来一直积攒着的愿望。那些一直被丢进"想去做"的匣子里,然后被锁住再也见不得天日的愿望,如今被冠上了某个可以让自己行动起来的理由,所以便再也无法等待。


"唔……是在这边来着么……"少女手中握着的,是由小镇上热情好客的居民提供的地图,上面细心的标注了每一个可以当做路标的景色,虽说是被称为雪原,但并没有想象的那样宽广,而且不时会碰到民居,这也让方向感极差的少女感到安心。


(啊、没错,看到成排的胡桃树了,就是这里了…!)


在心底悄悄呐喊着,少女不禁欣喜的加快了脚步。


【在雪原的北面,我看到成林的胡桃树,在那树林的旁边有一片开满了特殊花朵的山谷,就好像冰雪盛开了一样,美得如梦似幻。】



"——————————————————太、太美了呜呜呜呜呜呜!"


————————————————————————

……………

……………

"我去了你曾在信中提到的盛开雪镜花的山谷,那真的太美了,当阳光照耀它们的时候那透明花瓣折射出的光芒,仿佛每一个光晕里都蕴含着彩虹。"


"守原人跟我说这种花并不珍贵,因为它有着极强的生命力,即使在这种刚刚结束风雪的日子里,也照样能够绽放出花朵。"


"我向他问起了你,他十分激动的跟我讲述了你曾经到达这里的事情,还说活了这样长的时间从没见过像赛菲尔一样高贵优雅的人,他还以为见到了天使。嗯,我懂我懂。"


"虽然我更加喜欢你吃小松饼时的可爱表情就是了。"


"我给你带了一枝作为纪念,我在那片山谷逗留了很久,当我试着使用魔法使雪凝成雪镜花的样子时,守原人还戏称我是个雪的魔女呢。"


"我很小心的包好了那枝花,但愿它不会被碰坏,不过我觉得没问题,因为它被‘雪之魔女’施加了魔法嘛。"


"那真的是个很美的地方,真想再和你一起看啊。"



赛菲尔把信纸和晶莹的花朵扣在胸前,轻轻的笑了,他金色瞳孔里晕开的温柔暖意,也如同少女所见到的、美丽又凛然的雪镜花所折射出的柔和光芒,并满怀和她如出一辙的祈愿。


"我也想和您去看那景色。"


"想去一切您想去的地方,我们一起。"



*曾见的歌


"赛菲尔殿下,这边请。"侍从在拐角处出声提醒,目光越过对方可以他从身后的窗户看到这座城市的标志建筑物。


"那个是——"赛菲尔不禁开口道。


"啊,那个是这个城市最大的图书馆,也是艾恩泽藏书最丰富的图书馆之一,据说收藏着很多的歌谣集噢。名字好像是叫做——"


"——莱特。"


"是的是的……咦、殿下你曾经来过这里么?"


"我?……不,我并没有,只是有所耳闻罢了……视察结束后去看一看好了。"蓝发的青年笑着摇了摇头,最后以只有自己能听到的低语做了决定。



天之国有着不计其数的藏书,而保存这些智慧之源的图书馆也分门别类,各有特色,脚下这座馆内所引以为豪的则是从各个国家搜集而来的歌谣集。


(感觉……的确是她会喜欢的地方呢。)



赛菲尔在心中默默地想着,这个与其说是图书馆,或许称之为城堡更为妥当的地方——书的城堡。



夕晖从大厅处装饰的彩绘玻璃处照进来,在空余的地面上所投射出不可思议的形状和颜色,木质地板踩踏时产生的特殊质感,萦绕在馆内油墨淡淡的香气,造就了这里静谧的,无法言说但令人心安无比的温馨氛围


他在馆内徘徊了许久,最终在一架柜子的最底层发现了夹带着公主自己制作书签的歌谣集,熟悉的魔法,再明显不过的气息,他甚至在想,对方是不是也期待着他能来到这里。



【我曾在莱特找到特洛伊美亚的歌谣集,看着那些熟悉的词句我也难得会想起一些过去的事来,下次见面的话,你能够听我说么?】


"真是,让人没办法呢。"

——————————————————————————

………

………

"能和您在不同的时间到达同一个地方,现在回想起来其实也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



"如您所说的,遍布图书的地方是拥有魔力的,有着会让人静下心来的力量。我也曾在王城的图书室里阅读大量的书籍,那些我知道的事情,不知道的事情,都会有书告诉我。"


"但是我也总能够感觉到一种奇怪的心境,那是仿佛要被那些不得不学习的浩渺知识吸进去的不自由感。等到与您相遇后我明白了,那种心情大概就是‘寂寞’吧。"



"而现在,仅仅是踏足了曾与您有所邂逅的地方,幸福的充实感就溢满了内心。我能够懂得,即使现在不在彼此身边,您也陪伴着我。"


"我不是孤身一人,而是与您相互思念,相互陪伴的。"


少女坐在床边,反复读着对方寄来的信件,与信件一起寄来的,还有那枚当初留在书里的书签,也被少女握在掌心一遍遍的端详。


"他真的找到了啊……"

"我也是,去到赛菲尔曾经去到的地方,非常的幸福。"

"最喜欢赛菲尔了。"



至于无论是想着明天去艾恩泽王城的时候,悄悄地进去,然后吓一吓心上人的公主,还是将雪镜花精心装饰在办公桌上,无意间增加了发呆次数的王子,都想着亲口告诉对方的话,大概就是这样了——


我现在你曾经到达的地方,与那满溢心头的幸福感相对的,油然而生的期待与寂寞也一点也不少。那大概,是与以前不同形式的寂寞,正因明白我们都思念着彼此,所以才更加的强烈。


所以啊,果然还是一起去看吧,你喜欢的、想要映进眼帘的风景。


"不然的话,我果然还是会寂寞啊。"

"我很想念你。"


——————————————————————————

碎碎念:篇幅不大,但是写了很多自己想写的梗,后来为了协调还是删了一些,虽然笔力不够,有些地方没有写出想象中的感觉,但还是比较满意了,对不起我是个渣XD



【夏目】与记忆相遇

"谢谢你……"



"真的……非常感谢……请至少把名字……"




"我一定会……"



"………玲子……"




仿佛置身空气黏着又带着潮湿气味的夏季夜晚,满身冷汗的醒来,从背脊处升起的凉气让少女不禁又打了个寒颤。



又做梦了。




呼唤着陌生名字的妖怪究竟是何方神圣这点不得而知,但那思念却是真实的,不带憎恶,不怀杂念,只是一遍又一遍的呼唤着,仿佛只要这样便能够传达到对方的脑海。




说实话,这样执着的念想,在少女所见过的妖怪中并不算多么少见。




至少在她看来,所谓"妖怪"这样的存在,实在是有点奇妙。



真的要概括一点能用语言描述出来的特点的话,大概就是矛盾。



会因为兴趣高涨就说出"吃掉你噢"这种危险的发言,同时也总会在某些让人意想不到的地方展现出比外表真诚百倍的柔软;会长时间的厌恶一个人,甚至去作祟,也会数百年如一日的守护着一个人。




大概,就是极度的自我主义吧,还是很死心眼的那种。打个比方的话。比如像现在一样,侵入别人的梦境来求救。

——————————————————————————————
待补全。
完全是个人的妄想产物,玛丽苏。

【记梗】一个名字

灵感来自《拂晓的尤娜》,苏方说尤娜的红发好像被晨曦晕染的天空,还有尤娜脸红时身边那种柔软的空气。

朱红色。还有代表柔软的"羽"字。

"朝"和"川"都是我喜欢的字,正好一起用。

かわ,是河流来着吧。

朝川朱羽

嗯……かわ……和刀剑乱舞有点搭诶。

最近沉迷刀男


"我身在此处的意义,我的时间,我的生命,都是我应该加以珍惜的东西,他们并不廉价,也不需要别人来指手画脚……所以兄长,我要离开这里了,我已经和政府达成了协议,我会去就任‘审神者’。"

——————————————————————

是什么呢,婶婶的台词之类吧,但愿我能接着脑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