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木庭

杂谈,妄想,梗。

【夏目】新年手记

2016/01/01(三号补全)

全程第一视角,日常风,记夏目脑洞里新年最后一天的一点小事儿。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新年手记

*夏目贵志×今井清久 
*赤羽是清久的式神

*赤羽的场合

         清久拜托我代替忙的脱不开身的她到八原的寺庙给那里的主持送达新年贺签,我在经过八原的森林时又碰上了那群无论何时总是精力旺盛的中级,被那群家伙拜托着“给夏目大人也送上一份新年的贺礼”。

        于是,我又来到了和我的主人交往甚密的少年家。啊不,给他加上这个定语并不是因为我对他的待遇感到羡慕什么的。嗯。

        “啊啊啊!老师你又在偷吃啦!真是的你给我适可而止一点啊!”

         “喵呼啊啊啊!”

        我带着八原的妖怪们的伴手礼来到夏目的住所时,听到的就是他们和往日无异热闹又有精神的喧闹声,鉴于那只肥猫平常的所作所为,我用脚趾头都能推测出他干了什么。

        犹豫了下,我直接跃到屋顶,看见屋里没人正准备直接进去,浅棕发色的少年却已经拉开了屋内的门扉,脚边还跟着哼哼唧的肥猫:“诶?赤羽?你怎么来了--快进来吧。”他看到我先是吃惊的睁大了眼,而后走到窗边极其自然的为我打开了窗子。

        “我到八原去了趟,那些妖怪托我给你带来些礼物。”我把手里提着的酒罐向他递过去。

        “诶是酒?谢--呜哇!老师!?”

        不出所料不出所料,酒在被夏目接手之前就被肥猫一个飞扑夺离了眼前:“什么!!?这个香气--哎呀呀真是难得的好酒!”

        “喂我说老师你太没礼貌了!”

        “喵什么!这酒本来就是高贵的本大爷才能喝的酒,你这小屁孩懂什么啊!”

        “谁要喝那酒了啊,真是的……”

        “……你们两个一如既往的要好呢。”

       
         说实话我从开始就对斑和夏目的相处方式感到很奇妙,鉴于我的主人是个相当奇怪的家伙,身为人类却总是会对妖怪的事情感兴趣,不过她本身也是个非常有趣的家伙,比起自身却一直执着于自身之外的事物,那样总是凝视着某样东西的珍视神情,我似乎也时不时地会从这个少年身上看到。

        ““谁跟这家伙感情好了啊!””

        “谁管你们啊……”

        冷冷吐槽着一人一猫一起转过头来说出的别扭话语,即便是我也不禁和清久一样轻笑出声,啊啊,真是有趣的家伙。

*今井清久的场合

        一年至末,来到神社参拜祈愿的人源源不绝,不过等到了新年的那天一定会来更多的人,那时的神社的话恐怕从天还不亮就要开始工作吧。

        “啊啊小清久,帮我把这些御守送到美琴那里可以么?”

        “啊,当然啦,平川大叔你也辛苦了呢。”

        “哈哈,我倒是没什么,不过小清久你没事么,明明是这种日子还把你叫来帮忙真是……”

        “哪里的话,反正我在家里也是一个人闲着。”

        向我搭话的人是这所神社的神主,比起一家人都住在神社的他,一定是注意到了即使过年父母也身在远方的我的心情,不过因为各种各样的因素,我现在和父母那边也算不上是多么好的情况,这也是我毅然决然的决定转学到这种很远的镇子上学对方也没有什么表示的原因之一。

        托这个的原因,一个人过年对于我来说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了,自从懂事以来一家人齐聚一堂的场景屈指可数,我也早就不去在意这种无意义的事情。虽然自从去了趟夏目的家后这种司空见惯也让我变得有点不知所措。

        我一边向着侧殿的方向走去,一边无不羡慕的想着这家伙现在一定正在一脸幸福的吃着塔子阿姨做的美味料理吧………之类的。

        啊啊,话说他现在在干什么呢。

        “啊呀清久,辛苦你了,真是帮大忙了。”我把托盘交给了正在忙碌的美琴姐之后,对方立刻笑着夸奖了我一顿,“等下请你吃喜欢的点心噢。”

        虽然刚刚觉得我又被当成小孩对待了,不过鉴于她的最后一句话,我还是决定不和她争辩。

        “诶点心……好的。”

        她又笑眯眯的捏了捏我的脸,而后才迈着步子去了正殿。

        “啊对了,刚才跟你很要好的那个男孩好像来了,在正院那边,忙完了的话要去看看么?”

        “诶?!”

-------------------

        “啊、清久,这里。”眼前少年的脸庞半边都沉浸在柔和的夕阳里,因为注意到我而噙上的笑意也显得好像从这过分温柔的光芒里浸足了温度热量似的,散发出跟这严寒冬日格格不入的温暖气息。

        “夏目,你现在就来参拜么?”

        “啊……不是,其实我是来找你的。”

        “诶?”

        “嗯……我是说,今天晚上要不要来我家一起吃年夜饭?啊啊我是说如果你方便愿意来的话--”

        “--我当然愿意啦!………呃不如说我可以去吗啊那个毕竟那是你家……”我整个人都楞楞的,听到他后面那些因为不好意思又开始解释的言辞,我当即热血上头的一口应下,而后整个人都懵了一下心想我这人怎么这么不矜持,然后也跟他似的努力说着类似于后续的无力话语。

        “……噗,当然了,塔子阿姨和兹叔叔都希望你能去啊。”他忍了下还是没忍住笑了一声,然后开口回应我。

        “噢噢这样啊……嗯?”

        “怎么了?”

        “想我去的……只有叔叔阿姨么……?我说夏目你难道并不想我去?”注意到他疏漏掉的人物,我在内心叹了口气,故意有些坏心眼的环着胳膊背过身去,侧过脑袋问他。

        “啊不不……我当然也希望你能来啦,话说那种奇怪的理论是哪里来的啊……”

        “当然是因为你没有说你希望我去啊,我说了吧,‘毕竟那是你家’啊。”理直气壮的抛出了这句话,我露出了和内心相应的狡黠笑容。

        我知道收养了辗转于亲戚间的夏目的藤原夫妇是一对有着宽广胸怀,温柔又可亲的人,对于和自己养子相熟的我是在异乡孤身一人的事也早有体会,每当塔子阿姨用那种怜爱又心疼的眼神注视着我,我总是会有种手忙脚乱的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的无措感,但是心却好像被某种不知名的东西填满,充实又温暖。所以夏目的感觉,即使一丁点也好,我也是可以理解的。

        夏目微微怔了下,而后露出了包含温柔和无奈的笑容,伸手揉了揉我的头顶:“是是~你能来的话我们都会很高兴噢,清久。”

 
       所以对于夏目早就把那里当成了自己的归处一事我自然是再清楚不过,会这样拐弯抹角的对他这些言行发出抗议也不过是我自身的小小任性。

       
        但是就好像我知道他必定会包容我这份小心思一样,我也知道他也会欣然接受我话里清晰的含义--那是包括夏目贵志在内的美好团体,可以当之无愧的承接“家”这一名词的归处。

        “不不~你们能邀请我最开心不过的是我啊,总之先说一声谢谢啦,作为回礼新年我会好好为大家祈福的哦。”

        “那还真是感激不尽。”

*夏目贵志的场合

        等到把清久接回家,已经是迟暮时分了,有关黄昏最多的说法似乎就是“逢魔之时”了,我也曾数次在这种时刻遇到了很多时候与其用奇妙来形容不如说是惊险的经历。啊,这么说来,第一次遇到清久也是在差不多这种时候啊。

        “诶?不是转学到班上的时候?”当我向身边的少女说了之后,对方则诧异的说出了相隔了几天的日子。

        “唔……其实是在镇子上的时候,你好像是想要去书店,结果赤羽拖着你走掉了的样子……”

        “唔啊啊!别说了别说了那么丢脸的事……”她突然涨红了脸摆着手说道,似乎被我揭了短的样子。

        “嗯?”

        “比、比起那个,我们还是赶紧进去吧啊哈哈哈……”

        “哎呀,贵志你们回来了,来来快进来吧,外面还很冷呢。”正说着,已经迎上了前来开门的塔子婶婶,她立刻招呼我们回屋里去。

        “哈哈,阿姨我又要打扰了。”

        “说什么呢,这里随时都欢迎你来哦小清久。”

        “……真是的您要是这么说,我会越来越想来的啊。”我清楚的感觉到身旁少女一瞬间的怔楞,即使她用平常的语气掩饰过去了。

        “嘛~那就常来吧,每次小清久来了这里都会变得格外热闹的啊,贵志也很开心对吧?”

        “诶?嗯……,而且的确会变得很热闹呢。”我笑着点了点头,却发现塔子阿姨似乎笑的更开心了,清久也用指尖挠了挠脸颊。

        “嗯?怎么了吗?”

        “不不~没什么,晚饭一会儿就好了小清久就先到贵志房间坐一会儿,我去给你们拿饮料和点心哦。”

        “啊不,我也来帮忙吧,要准备年夜饭很辛苦的吧。”

        后来在清久的坚持下,她和塔子阿姨一起去厨房准备晚饭了,而我则被打发去陪兹叔叔聊会天,或许是因为和父母关系并不融洽的关系,即使她从来不明说,我也隐隐能感觉到清久对塔子阿姨和兹叔叔的喜爱,因为这种特别的温暖,也总是一直在无形中填充我的内心,让人感到心安。

        “噢,贵志,你也被赶出来了么。”兹叔叔放下手中的报纸,笑着对我说。

        “啊啊,是呢,说我会碍手碍脚。”

        “哈哈,还真是那两人的风格。”

        “说的也是呢。”我也笑了起来,对这种实在平淡却又幸福的日常。

——————————————————————

        “噢?这个天妇罗真是好吃!”

        “对吧~这个天妇罗是和小清久一起做的。”

        “啊,我只是打下手而已……”

        “没事没事,是多亏了小清久哦。”

        清久似乎对这样的夸赞有些不好意思,只是有些脸红的笑着,这样乖巧的样子每每都让我感到极大的反差,要知道,“落合的巫女”这样的名号如果说给妖怪听,一定会落得诸如“比那个夏目玲子还要狂妄”“是个有着强大力量的大人”“奇怪的家伙”这样褒贬不一,但一定是被敬畏着的存在。

        我和老师曾经拿这个取笑过她,结果我被她一句“你在叔叔阿姨面前比我还要乖上三百六十度”给吐槽了回来,附带一个鬼脸。

        “嗯?干嘛?”

        “没什么,啊对了,”我把烤鱼夹到她碗里,“这个,你喜欢的吧。”

        “噢,谢啦~”

   
     与我辗转流离的童年不同,她向我诉说的过去是不同形式的孤独,因此比起人类,反而是妖怪更容易获得她的好感,也没有特别交好的人类。

 
      所以和我一样面对这样有着和自己对等温度人类的馈赠与包容时,也总会变得有些手足无措,但是虽然笨拙,依旧会试着回应,这也正是这家伙弥足珍贵的优点。

        正沉浸在自己胡思乱想中的我,也没有注意到塔子阿姨和兹叔叔看到我给清久夹鱼后,短暂又欣慰的相视一笑。

        啊啊,新年能够在一起吃饭,真的是太好了,不过跟赤羽他们一起去八原喝酒的猫咪老师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回来。要是能够不一身酒气的回家就太好了,虽然这种可能性接近于零。

——END——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