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木庭

杂谈,妄想,梗。

【家教】【月凤生贺】憧憬的你


        献给小伙伴月凤的生日贺文,虽然有点早了还是发出来吧,提前祝你生日快乐。

       
        请不要问我这是什么【哭着笑
————————————————————————————

        “真是场不得了战斗啊!”

        “该说不愧是云守大人么…”

         “简直不是一个次元的强大……!”

         流川带着从上司处接手的文件到达本部时,听到的就是这样的刻意压低了声音但仍无法压抑住崇敬之情的讨论。

         对面交谈的两人从正面迎着走来,她稍微停下脚步,侧身颔首,算是简单的致礼问候。

        看上去很是年轻的家族成员明显的一怔,双颊微红,带着丝几不可查的窘迫回应她,待到两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远时,这边脸上一直毫无情绪秉承门外顾问高贵冷艳形象的流川终于变了个表情,如同湖水漾开波纹一样,黑发女性的嘴角微微勾起,露出笑容。

        流川月,女,25岁,目前就任于彭格列家族,于财务部就职,顺带一提,男神云雀恭弥,是这个家族的云之守护者。

         说起家族的云之守护者,大部分人最先联想到的估计是他无法言喻的强大,然后就是他那真的像浮云一样,不受任何束缚我行我素的性格。

        流川五年前进入家族后在财务部工作,算是文职,日常指派的任务不过是相关的书面文书工作,很少上战场,不过也有意外就是了。

        在彭格列连续端了某个家族的地下非法实验基地后,受到了对方近乎挑衅的疯狂报复。或许是抱着种鱼死网破的绝望在里头吧,她当时还如此冷冷的想到。

         因为会这样公然触碰彭格列的底线并与之做对的,无一例外全都会被肃清——彻底的。

        云雀恭弥就是主要战力之一。

        她至今还记得那双拐子折射出的金属反光,划破空气带起的风声迅速化成金属相击的碰撞,只是几个瞬间对面的敌人就相继倒下,那时候流川的心理几乎是崩溃的,嗯如果说的形象点可以概括为两个字——卧槽。

          卧槽卧槽卧槽怎么会有这种人……

         他气定神闲的稍微转过身来俯视自己的时候,流川感觉自己的神经好像一直颤抖到末梢,整个背脊都是寒气,对方青灰色的眼睛里清楚的映着自己狼狈不堪的模样,有一瞬间她甚至痛恨起自己的软弱与无能,然后之前被擒获时与敌方男人对峙时的嚣张话语瞬间钻进脑海——

        ——“你跟我叫什么板!?杀了我有什么用你这家伙!”

         ——“不过是个无力的女人罢了,对没错是这样,不过我这个无能的女人也是可以拖你一起下地狱的。”


        ——“别小看彭格列啊你这混蛋。”

        意识到自己和对方的差距之后,流川的脸色顿时变得有趣起来,掺杂着恐惧震惊和羞耻的脸色显得十分纠结。

         然后她强撑伤痕累累的身体站起来,虽然幅度不大但仍郑重的给对方鞠了一躬:“不胜感激,云守大人。”

         她清楚看到了对方脸上浮出兴味的轻笑:“哼,很有趣啊,你。”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被带回本部治疗之后流川就再没和云雀恭弥有过任何交集。

         荒唐的像是老天跟她开了个玩笑,让她触碰到那份强大那份光,却毫不留情的连个影子都没给剩下。

         但是本来就是这样的吧,那位大人与我从来就没有看过同一个方向,他眼里的世界与我是不同的,因为他……那么强大啊。

         那是无论遭遇什么都不会变动的强大,他的骄傲和他的强大是一体的,就算被夺走也只会数百倍的夺回来,被人崇敬,被人惧怕,被人向往。

         能够憧憬那位大人,已经是我最大的幸福了,流川想道,自己有足够的自觉知道不可能和那位大人走上相同的路,那么至少留下因他而存的这份憧憬,远远的望着他吧。

        云雀大人的话,不论去哪里都不可能被阻挡。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