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木庭

杂谈,妄想,梗。

记个梗·无言

我不清楚自己当时究竟是个怎样心情,庆幸也好苦涩也罢,只觉五味陈杂百感交集,整颗心都好像被渐渐冻入了东海寒原,再无一丝温度。

我本以为自己好歹能再同他说上那么一两句话,却无论如何都张不开嘴,迈不动步子————我头一次感觉自己离他那样遥远。

遥远到心中万般思绪都不可说,不得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