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木庭

杂谈,妄想,梗。

冬·雪椿

雪纷纷扬扬下了一夜。

院子里的落雪也积了厚厚一层,整个庭院都被银色包裹,天光洒落,再被覆住地面的雪映衬得更加明亮。

她一直挂心的那株山茶也终于绽开了。

鲜艳的红色花瓣层层叠叠的舒展开来,有白色的小雪簇如同露珠一般围绕着花朵,美丽又凛然的姿态和偏偏要迎着风雪盛开的倔强,怎么看都和培育这花的她如出一辙。

他这么想着,转过头的时候回廊尽头的少女也正好回过头来。

大概是刚刚睡醒,她只着白色的里衣,披了件红底鹤纹的羽织,黑发披散在背,看上去柔软异常,离她几步远的地方躺着和羽织同色的发带。

她正拢起手来,朝手心哈了口气,白色气雾立刻凝聚起来,少女那朱红色的眸子就变得朦胧又暧昧。

"呼……好冷——呀、你也醒了?你来看这花!"

美丽的,凛然的,倔强的………又如此令人怜爱的。

少女身着绯色羽织,不自觉便和数十米外的山茶互相映衬,但在少年看来,这世上恐怕再没什么东西能够和她的此刻的笑容比肩。

啊啊,我能够遇见你真的太好了。

————————————————————————

脑洞是个场景,我要是会画画就好了XD

评论